《风会记得一朵花的香》—著名作家丁立梅老师来我校讲学

文 / 文卉 责编 / 文卉 2019-04-02 点击 1156

2019年3月29日,著名作家丁立梅老师来我校讲学。围绕如何阅读、写作与我校高一的学生们进行了为时40分钟的交流。

      讲座伊始,我校特级教师王夫成老师激动的为同学们阅读了丁立梅老师《风会记得一朵花的香》中的片段:

“没事的时候,我喜欢伏在三楼的阳台上,往下看。那儿,几间平房,坐西朝东,原先是某家单位做仓库用的。房很旧了,屋顶有几处破败得很,像一件破棉袄,露出里面的絮。“絮”是褐色的木片子,下雨的天,我总担心它会不会漏雨。

   房子周围长了五棵紫薇。花开时节,我留意过,一树花白,两树花红,两树花紫。把几间平房,衬得水粉水粉的。常有一只野鹦鹉,在花树间跳来跳去,变换着嗓音唱歌。

 房前,码着一堆的砖,不知做什么用的。砖堆上,很少有空落落的时候,上面或晒着鞋,或晾着衣物什么的。最常见的,是两双绒拖鞋,一双蓝,一双红,它们相偎在砖堆上,孵太阳。像夫,与妇。也真的是一对夫妇住着,男的是一家公司的门卫,女的是街道清洁工。他们早出晚归,从未与我照过面,但我听见过他们的说话声,在夜晚,喁喁的,像虫鸣。我从夜晚的阳台上望下去,望见屋子里的灯光,和在灯光里走动的两个人影。世界美好得让人心里长出水草来。

某天,我突然发现砖堆上空着,不见了蓝的拖鞋红的拖鞋,砖堆一下子变得异常冷清与寂寥。他们外出了?还是生病了?我有些心神不宁。

   重“见”他们,是在几天后的午后。我在阳台上晾衣裳,随意往楼下看了看,看到砖堆上,赫然躺着一蓝一红两双绒拖鞋,在太阳下,相偎着,仿佛它们从来不曾离开过。那一刻,我的心里腾出欢喜来:感谢天!他们还都好好地在着。”

      王老师说,阅读丁立梅老师的文章让其不经意的想起了另一位散文作家谢有顺的文章:每一个散文的后面站着一个人。我们透过梅子老师的文章看见的是一双细腻绵柔的眼睛。鲁迅先生在谈论散文家时也说到,看上去跟你无关,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又都与你有关。这说的就是诗人们共有的:悲天悯人的人文情怀。

 接下来丁立梅老师与高一学生们进行了亲切的交流。阳春三月,初樱正盛,丁老师从樱花的前世聊到梅花的今生。你知道一朵梅花从花苞到开放的时间吗?你能分辨海棠花瓣与其他花花瓣形状颜色质感的细微差别吗?你了解每一种花的生平往事吗?几个问题带领同学们开始了温柔对自然的探索。

期间,梅子老师同我们分享了一位女生的故事:她在每天反反复复经过同一条路同一株花,那花枝在不禁意扫过时总是光秃秃的,某天突然惊觉那花不知什么时候早已怒放,一朵一朵盈盈立在枝头,早已不是当初沉默的摸样。

      这时那女生只觉委屈至极:它为什么在我毫无知觉时瞒着我偷偷开了呢?

      想必,这种委屈在实质上是对于自己遗忘自然,同时被自然忽视的懊悔。

      丁立梅老师告诉同学们,去阅读自然,根本上并不是为了成绩,而是为了拥有感知,去分辨从草木中流连不去的风;从青山里直奔而下的风;掀起一页书角的风以及拂过你发丝、面颊的风……

正因如此,我们才能体悟一种平实恬淡的小确幸,才有了梅子老师笔下的“世界美好得让人心里长出水草来”。

      第二件事情梅子老师与同学们分享的就是:尽管去写。

     “你遇到如何的风,就去写如何的风。你将它的模样,遇见它时的情感完完整整地写下来。这就是最真实的文章。”

      丁老师指出:我们应该对自己的情感与思想保持完全真实,否则写作就毫无意义,只是为了适应别人而扭曲自己的无病呻吟,是没有情感轻易便可被刺破的虚假伪装。文章本身的意义,就是对真实感情的抒发,认知思维的思辨。

      在这场讲座最后的最后,我校高一学子们用高一年级特有的“爱的鼓励”的掌声,送给可爱温暖的梅子老师,致以我们最真诚的谢意。从同学们的专注的眼神,热烈的掌声中,相信同学们对如何阅读,如何写作一定有了更为深入的感悟。

      “人世间还要多少的好?良辰美景,花好月圆,是最最祈盼的了。”—《风会记得一朵花的香》丁立梅